无限小说网txt下载

第二百四十六、尾声

10小时前 作者:西林葳蕤

笔趣阁手机端http://李义河回来没多久,傅氏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看着年轻精神了不少,心情愉悦的同时开始张罗着大儿子和叶子淑的亲事。

而雍地,也正式宣布对大周出兵。

李学峰完婚后没几日,就跟着雍宁上了战场。

李义河也是打了多年仗的老人,不顾家里人的反对也去了大军,

如果是之前,李小冉肯定会反对雍宁对大周出兵,但如今雍地已经彻彻底底掌握在了雍宁手中,而大周三皇子又派人公然堵截父亲,这情势已是不战不行了。

幸好,雍宁之前就一直做着万全的准备,无论是粮草还是兵器,都充足的很,北地士兵勇悍,远不是大周能比的。

雍地兵强马壮,而大周官场从根子里就烂了,这场战争打了不到一年,就占领了大周大半的领土,甚至占领了大周皇城盛京。而大周皇族节节败退,老皇受到惊吓撒手而去,三皇子杀了其他皇子夺得皇位,而这个新皇却如丧家之犬,带着自己的妻儿逃过了齐阳河畔,将行宫设在齐地和大周边境的盐城。

雍军大军一路推进到齐阳河畔时已是深秋,大军暂时驻扎在河边等待船只渡河。

齐阳河是大周境内最宽最长的一条河流,水流湍急,若非行船的好手,不敢在齐阳河上行船。

过了齐阳河再有四百多里地就进入了齐地。

而这一年里,雍王爷由于郁结于心,又旧伤发作,终于离开了人世,雍宁成为了北地新一任的王。

他继位后宣布脱离大周,宣布雍地建国,国号大雍,长平府改为燕京,他为第一任雍皇,立李小冉为皇后,参与议政,念宝为太子。

而李小冉也生了第二个儿子念佳。佳家同音,以示雍宁无论何时何地都想着家,想着家里的亲人。

雍宁指挥手下赶造大船,又召集人沿岸边征集民夫和船夫。准备强攻过河。

消息传到燕京,李小冉看着大周的地图脸上阴沉了半晌,吩咐道:“准备马车,我要去找陛下。”

如今大周的领土都在雍宁的掌控之下,他还要过河,这是要与齐地对上吗?占了齐地之后呢,还有齐地之外的番辽?

李学坚听到消息在城门口拦住她,苦口婆心的劝她:“冉儿,这是男人的事情,陛下虽然委你参政,但是你要心里有数。如今,他可不只是雍地的世子爷了”他的话虽说出口,但李小冉明白他的意思,如今身份不同,雍地刚立国,虽然没有像大周皇室一样,后宫充盈着美女,但这以后,可是说不准的。

现在二人情浓,将来一旦雍宁有了新宠,她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别人攻讦她的借口。

如果是李义河在这,他就不会劝女儿这些话,对于女儿和女婿的感情,他虽然见的少,但他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听女儿念叨过梦里生活的哥哥,自然对他信心十足。

“二哥,别担心,雍宁就是雍宁,小冉就是小冉。无论何时何地。”二世为人,李小冉对哥哥这点信心是有的。

退一万步讲,将来雍宁真的变心,她有儿子,有异能,有药王谷遍布大周、北地的势力,她也不惧。

她可没有古人那种嫁鸡随鸡,逆来顺受的思想。

她对雍宁的好,对雍宁的百依百顺,是建立在他们相爱的基础上。爱情一旦没了,亲情一旦淡了,那,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

不过这些话她不会说给任何人。

但她知道,这个道理她明白,哥哥雍宁也明白。

这就是现代人和古人思想的不同。

李学坚明白她的意思,那就是雍宁和李小冉都不会变的。

他叹了口气,明知道妹妹不会听他的,他也是白费口舌。“路途这么远,还是我陪你去吧!”

“不用,我把念宝和念佳放到娘那里,你帮我照看着些。”大哥和小哥还有父亲都在前线,二哥还要留下来照顾家里。

小妹还有几个月就要出嫁,家里的事情一大摊,哪能让他陪自己去前线。

李学坚送走妹妹,忙派人送了八百里加急,让父亲劝说妹妹别太倔强了,免得夫妻之间出了嫌隙。李义河接到信后,只是笑了笑,跟着这位女婿打江山的这一年,他已经很清楚了女婿的秉性,对这一点,他自觉这些年的历练后,看人还是很准的。

至于说以后,新皇会不会变,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反正到时候他们李家一门将军,手握权柄,想给女儿外孙安稳富贵的生活还是能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非要跟着大军参战的原因之一。

为李家,为女儿争一个光明的前途。

雍宁知道李小冉日夜兼程往这赶时,心里火热的,带着人就迎出去了几百里地。

“小冉——”他抱着娇妻在怀,满足的喟叹一声,“小冉,我想你,我太想你了。”

这一年,除了父亲去世,他继位回去过一次,再也没回过雍地,二人已经有近一年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李小冉刚刚生完孩子两个多月,丰硕的身体在赶路中也已经消瘦下来,但人却更加内敛成熟。

“噢,哥哥原来想我啊,我还以为,你这一走就把我们娘们给忘了呢!”

雍宁一听坏了,老婆挑理了,忙换了付谄媚的笑容,大手揽着她的纤腰,哄道:“怎么会呢,我就是忘了自己是谁,也不会忘了宝贝啊!”

宝贝可不是指念宝、念佳,当然指是的李小冉。

李小冉被他的厚脸皮弄的脸上一红,轻声嗔道:“都老夫老妻了叫什么,让人听了笑话。”

雍宁好笑,“谁说老夫老妻了,你这年纪,在咱们那年代,还是个高中生呢,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呢。”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雍宁才问起她的来意,她能把儿子都扔下跑来看他,这他是不信的,肯定是有事。

李小冉听得他问,才板着脸道:“我听说哥哥在齐阳河畔陈兵,是要打到齐地去吗?”

雍宁听她语气不对,拉了她的手,将她抱在腿上,温声问:“有什么不对吗?”

李小冉挣扎了几下没挣扎过他,也就随他去了。她没回答他的话,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幽幽道:“可怜我的念宝,才多大啊就像个小老头要学治国治世;可怜我的念佳啊,都快百日了还没见过他的爹爹,在他爹爹眼里,江山可比他重要多了;可怜我”

“停停停”雍宁明白她的意思了,嘴里喊着手上做了个暂停的动作,一低头就堵住了嫣红的嘴唇,良久二人才分开,他点了点她的额头,摇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好吧,我听你的,反正这齐阳河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如今大周有三分之二的领土都在我们手里,而且都是富庶之地,这些财产留给儿子也足够了。”

李小冉怔了怔,她知道哥哥会听她的话,可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还让她有些不适应。

她脑子里转了一圈,突然明白过来,她揪着哥哥的衣领质问:“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攻过河去?你在诈他们?”

雍宁得意的朝着自己的嘴唇点了点,“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李小冉嗔了他一眼,“不说拉倒。”话是这样说,还是微微靠近他在他唇上响亮的“吧唧”亲了一下。她刚要往后退,雍宁笑着摁住她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好久之后,二人躺在床上,雍宁这才把下午没说完的话接着说下去,“不诈一下,怎么能要些好处呢!”

他来接李小冉之前,大周新皇和大齐王爷都已经派了人过来,表示愿意臣服大雍,并年年上贡呢。

他打下这江山,本来也是要带着儿子教他治理江山的。他早就打算好了,等儿子十六了,他就可以退位,带着小冉去逍遥快活了。这个劳什子皇帝皇后,实在是很烦人,他可不耐烦当,要不是为了给小冉和儿子们一个强有力的保障,他早就带着妻儿逍遥于山水之间了。

想到他和心爱的妻子两个人,还着酷似妻子的小小冉,至于儿子神马的,早就被他抛在脑后了,一家三口,畅洋在这美好山河之下,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

他的心里又火热起来,抱起小冉亲了下去,“小冉,我们再要个女儿吧!”(未完待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