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txt下载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又一个吃鱼的人

2个月前 作者:牧唐

这就像尊严一样,在你没成功的时候这玩意一文不值,当你一鸣惊人,万众瞩目的时候这玩意才开始值钱。

后世很多规则都是西方国家制定的,为何?因为人家成功了,已经脱茧成蝶,度过了污染时期。然后开始制定所谓的欧美标准,一来的确起到了保护环境的作用,二来降低第三世界国家的竞争力。

发达国家已经完成了转型,从工业国过度到了科技国,国内重工业尤其是高污染的重工业非常少,制定严格的标准对他们本国企业影响很小,而且减污去污设备都是他们这些科技国家生产的。另一方面,他们经济发达,国内企业都是历史悠久的大企业,资产和实力都很雄厚,拿出一部分钱来降低污染,完全承担的起。不像发展中国家,很多技术不成熟,甚至全部靠发达国家技术转让,本来成本就高,再承担额外的环保费用,无异于死路一条。

现在整个世界都还处在最原始的阶段,生态没有遭到一点破坏,当然大唐例外,尤其是黄土高原这一块,这里一直是统治中心,中华文明最繁荣的地方,几千年的国度开垦让这里的水土流失非常严重,尤其是每一次政权更替,都要大兴土木,把上个朝代的宫殿烧毁掉,然后重新建设。

就像阿房宫赋中说的那样,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砍光了几座山上的树木才建起了一座阿房宫,结果一瞬间就成了焦土。而后续哪一个朝代不重新建设新的宫殿?

这时候的母亲河已经变成了黄河,但并没有那么严重,想要补救也并非不可能。

完好的生态决定了李牧可以走先污染再治理的模式,毕竟他建设的工厂比起后世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再说生态本来就有很强的自净能力。

陶子期虽然笨,但也并不是一点脑子都没有,经过曹管家的点化,他想明白了个中道理。杨仙儿就是他第一个拉拢的对象。他知道她在李牧那存了一大笔钱,这笔钱几乎占到李牧银行现有存款的五成。

若是能忽悠住她,让她逼着李牧要钱,那计划就成功了一半了。其他几个大客户他也不陌生,侯杰,唐三,温继冲,虽然不会鸟自己,但毕竟都相熟,只要丛中反间几句,他们不会无动于衷的。

他始终相信,再深的情义都比不上金钱利益。

仙儿跟着他来到城东的一座豪宅里,这座宅院不再陶家大院,原本是属于王世充娘舅的,战败后被充公,前两年蝗灾的时候出卖给了陶千万。

见陶子期进了这座宅子,仙儿观察了一会儿,见没有险情,一个纵身,身轻如燕地翻进了外墙,进入到大院。借着夜色的掩护躲入到一个屋子里。

对于这一切陶子期没有丝毫的发觉,径直来到庭院,庭院深处有一座竹楼,竹楼临着一潭青水,一青衣男子正在垂钓。

见陶子期进来,头也没抬,专心地钓自己的鱼。

“公孙师父,这大晚上的什么都看不到,你能钓到鱼吗?”

公孙敬仍旧没有抬头,过了大约两分钟左右,水面上稍显涟漪,他迅速把鱼竿拉起,鱼竿那头挂着一条鲜红的大鲤鱼,若是李牧在,他肯定不会陌生,这跟他之前在伊河里抓的一样,正宗的黄河大鲤鱼。“夜里的鱼的确不好钓,但正因为不好钓,才能显出不一般。做一件大家都能做到事并没什么稀奇,做一件别人做不到的事才值得骄傲。”

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条大鲤鱼刮去鳞片,竹条穿好,生了一堆火,开始烤了起来,看的陶子期目瞪口呆。

“公孙师父,你怎么敢吃鲤鱼,这可是要杀头的!”

听了他的话,公孙敬哈哈大笑了几声,道,“皇帝不许的事多了,他不允许杀人,这些年你们陶家杀的还少吗!”

“公孙师父说笑了,哪,哪有的事,我们家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哪曾杀过人。这可是大罪,不能乱说。”

一句话说中了要害,陶子期顿时不淡定了,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这会儿公孙敬才抬起头,映着火光,稍微能看清一点面貌。

一头乌黑的头发梳理的非常整齐,胡子虽然很多,但也修剪过,没有倾轧,体型看起来并不是很健壮,略显瘦高,皮肤细白,手指修长,看起来跟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一般。

但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说起他的别号,估计很多小孩都会被吓的不敢哭泣。

公孙敬原名魏自成,生在一个汉人家庭,只是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被山上的土匪劫杀,成了孤儿,因为当时他才一岁多,强盗头子收留了他,并教给他武功。

虽然祖上没有习武的,但他的武功基因很好,十岁的年纪已经在山寨里称王称霸了。对于自己的强盗头子养父兼师父,他一项很敬重。可惜好景不长,十五岁的时候,山寨里的二头目告诉他说他敬重多年的师父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他原本不信,但山寨里几个年长的老人都证实,他父母确实是被自己师父杀死的。

他本家不姓魏,而姓公孙,魏是跟自己师父的姓,甚至有人还说出来了他父母的名字,籍贯,他追着这个地方找过去,还真让他找到了,那村里的老人可以肯定他就是公孙家的儿子,跟他爹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他一怒之下冲回了山寨,把山寨里的人杀的干干净净,连自己师父也没放过。

最后那一刻他师父忏悔了,不过没有求饶,还告诉了他当年的实情。那一次的确是他带着一干兄弟围住了公孙敬的父母,不过只求财,把他父母身上的钱财搜罗一空后就打算放他们过去。哪知这时候老二见他母亲有几分美色,起了歹意。身为老大,魏子荣想要劝阻他们,但当时起哄的小弟们太多,他管不住,只能任他们放肆。

公孙氏见贞节不保,便要咬舌自尽,但哪知那些匪徒竟然以孩子要挟,为了孩子,她只能屈服……

感谢419026392美女的打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