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txt下载

第五章 生病的白逸尘

2个月前 作者:凉西月

第五章生病的白逸尘

“你…你还在发烧,要好好的休息,赶紧上床休息吧!”柳梓涵眼神闪烁,不敢去看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白逸尘没有走开,而是掐住了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然后语气中夹杂着让人心寒的阴冷,质问:“你现在要做的是给我解释一下你刚刚说的话。”

白逸尘想到自己刚刚醒过来,看到自己全身不着片缕,便下床找了一件浴袍,便听到了门口柳梓涵的声音传来。

出于本能白逸尘走到了门前,聆听着外面柳梓涵的声音。

越是听下去,白逸尘的周围的气温就越是低沉了起来,尤其是听到柳梓涵说的‘当初不顾危险把他从水里捞出来的是我,给他做人工呼吸让他活过来的也是我,我只是让你看着他……’的时候,更是阴沉的可怕了起来。

柳梓涵的话是什么意思?当初救自己的是她?

可是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时候救自己的是骆冰儿,他们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走到一起的,但是柳梓涵的话,让他不得不有所怀疑。

柳梓涵听到白逸尘这么说,心里立马变得有些慌乱了起来,她没有直接的说出当年的事情,现在他们这样的情况,自己说什么都只会是被当作不折手段的计谋,她不会自讨没趣。

“那个…骆冰儿说她孩子胎动了,要你过去看看……”柳梓涵遵从自己的内心,转移话题,眼神却不敢看向白逸尘,而是漫无目的看向四周,一副无害的模样。

这让白逸尘不得不想起了以前自己对于柳梓涵的认知,那个时候,她还是骆冰儿的好朋友,他们两个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的,所以自己跟骆冰儿见面的时候,大多数都会遇到柳梓涵,那个恬静高雅的柳梓涵,沉默寡言的她总是会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欺骗了他,算计了他。

现在柳梓涵又是这副模样,彻底的激怒了柳梓涵心里的嗜血因子,猛然之间低下了头,狠狠的咬住了柳梓涵的双唇。

“唔!”

柳梓涵被放大的俊脸震惊了,因为这个不是吻的吻,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白逸尘的亲吻狂暴而深入,搂在她腰间的双手就像是两根钢筋一样困住了她,让她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的只能接受着这暴风雨似的的亲吻。

柳梓涵开始还挣扎了几下,不过在察觉到完全没有作用以后,也就放弃了挣扎。时间越是长,她心里的悸动就越是深刻,让她忍不住的闭上眼睛,开始有些享受和回应了起来。

她的动作让白逸尘更加的疯狂了起来,抓住她的手穆然松开了,然后柳梓涵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架空了起来,白逸尘直接抱着她,大步的走到了床边,才接触了柔软的棉被,就感觉到白逸尘已经栖身上来。

柳梓涵觉得有些不对,因为白逸尘的动作越来越粗暴,甚至已经让她感觉到了刺痛的感觉。

“白逸尘!”柳梓涵回过了神来,没有了刚刚的意乱情迷,大声的叫喊,希望白逸尘可以停下来。

得到的结果却是自己的双手被紧紧的钳制在了头顶不能动弹,白逸尘就在自己的上方凝视着她,那种火热而狂热的感觉让柳梓涵觉得白逸尘是想要一把火烧了自己。

她被这样的白逸尘给看呆住了,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手脚也不敢动弹,任由白逸尘的摆布。

“啊!”

突然之间,尖锐的疼痛传来,五年时间无人问津的地方被男人粗暴的占领,让柳梓涵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一双冷清的眼眸穆然之间充满水雾,光滑的额头也冒出丝丝冷汗。

“疼,太疼了!白逸尘,你轻一点儿!”

这个时候柳梓涵已经顾不上矜持和开心,只希望白逸尘可以稍微温柔一些的对待她,可以把她从疼痛中解救出来。

不过白逸尘不是她温情的情人,听到柳梓涵近乎哀求的声音,反而冷笑了起来。

“哭什么?这不是你要的吗?”白逸尘靠近了柳梓涵,在她的耳边压抑着声音说:“你难道是忘记了五年之前,你自己做了什么吗?那个时候你是多么的热情的想要让我这么做,连那些下贱的药物都用上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就不喊疼呢?现在又何必要裝什么清高!”

“我本来也很意外,一直都那样高傲的对所有人都不屑一顾的人,怎么会突然之间就要约我这个好朋友的男朋友见面了,最后才知道你是打的这个主意!”

“这一次又是你主动的约见的,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我现在是成全你!”

“……”

明明还是以前那种让人听了可以上瘾的声音,对于现在的柳梓涵来说,却宛如来自恶魔的质问。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承认那个时候自己是故意的灌醉白逸尘,然后爬上了他的床,然后有碰巧的让白家和柳家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她没有用什么下贱的药物。

他今天约见白逸尘,也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她只是想要跟白逸尘谈谈离婚的事情的,她留在桌子上的那几纸文书,就是他们的离婚协议。

不过她的话没有让白7;150838099433546逸尘停下来,反而让他更加的变本加厉,床板受到这样的冲击,发出吱吱吱的声响来。

让柳梓涵在疼痛难忍的时候,又觉得异样的羞耻。

看到这样的柳梓涵,白逸尘更加的确定了他心里的想法。

“柳梓涵,你还要带着你的伪装活到什么时候?!”

白逸尘的话让柳梓涵清醒过来,清醒的感受着白逸尘的粗暴,还有自己想要忽略的疼痛。

“白逸尘……”柳梓涵的轻呼中没有愤怒,只是凄凉。黑夜掩饰了她脸上的悲哀,也藏住了她的眼泪。简单的‘白逸尘’三个字里,有着她的痛苦和掩藏了十年的爱意。

她知道,五年前的事情就是夹在他们中间的一根刺,让他们只要是靠近就会被刺痛。

可是因为对于白逸尘的爱意,她硬撑着忍受了这样的疼痛五年的时间。

厚重的窗帘掩饰了房间里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其中的欢悲,爱恨,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