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txt下载

244.军官训练营(五)

20天前 作者:弄清风

“A组,胜者,奥斯帝国——贺兰!”

“B组,胜者,爵风帝国——伯德温!”

“C组……”

……

战局推演比赛第一轮,结果出来得非常快。一共九位参赛选手,一人轮空,其余人两两对战。而这剩下的八个人里,奥斯和爵风就占了一半,这让剩下的那一半心焦焦啊,最好让贺兰跟伯德温直接在第一轮就撞上,那至少能空出一个名额来。

然而贺兰跟伯德温都抽到了剩余四个里的一个,波克比幸运地轮空,而唐川却是抽到了李明峰。

此时贺兰跟伯德温都不出意料地取得了胜利,用时各十五分钟。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两人很厉害,但来参加比赛的到底都是各国选派的精英,十五分钟解决比赛,这差距还是比想象中的要大。剩下那一组倒是势均力敌,到现在局面仍然焦灼,精彩迭出,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可是贺兰和伯德温珠玉在前,再怎么精彩的比赛,好像都少了点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便都不由自主地集中到唐川跟李明峰身上。

多多多肉:这是……口袋阵?

暮色黄昏:是口袋阵!你们看那个缓坡,那绝对就是口袋阵的入口,刚才唐川的侧翼从这里撤退,引诱李明峰追击,结果李明峰就真的追了!他自己钻进了唐川的口袋里!

阿里多多:别说的好像李明峰很容易上当好不好?这可是爵风年轻一代里数一数二的精英将领,是唐川太狡猾了。你们把刚刚那个小片段再回过来放,就会发现那里有一个不是破绽的破绽——一个三秒的时间差。如果李明峰能抓住,他就能掐掉这只侧翼。但这个破绽太小了,小到几乎抓不住,所以它反而显得很真实。

神龟:好像是真的诶,真的是三秒的时间差!刚刚打得太激烈了,三秒一眨就过,完全没看到!

然而就在奥斯的观众们为唐川喝彩时,导播一个镜头切换到李明峰视角。就见他的主视角仍人凝视着口袋阵的入口,他没有进去!紧接着主画面放出,众人这才看清整个战局的全貌——李明峰确实被引诱着进了口袋阵,但他并没有让大部队进去,而是只派了一队尖兵死咬着唐川的侧翼。

此时对站台模拟出的战局上,红蓝双方依旧势均力敌。

伯德温没有站到李明峰身边,而是走到了贺兰和唐川那儿,笑问:“怎么样?”

贺兰余光瞥见他手里端着的牛奶,道:“打得不错。”

“我不是说李,我是说唐小川。”

“殿下,我从不对唐川的对手表示赞赏,尤其是在双方对战的时候,他会生气的。”贺兰说着,语气淡然,“还有,殿下的称呼有些不妥。”

“哦?你是说‘唐小川’吗?”伯德温微笑中带着一丝差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贺兰满含深意地扫了他一眼,“殿下,只有他的粉丝还有我妈,才会这样称呼他。”

伯德温的表情顿时僵了僵,你妹的贺兰,就不能正统地吃个醋吗?

这时,唐川见李明峰不再上当,操纵杆一指,麾下士兵立刻开始收紧口袋。不论李明峰派出的尖兵有多少,先打下来收取战果再说。

伯德温却有些小诧异,传闻中的唐川一直很大胆,可现在却……很稳健?

黑色的少女心:不对!你们看后面!

安利纽崔崔:天呐这是……

菊花朵朵开:小口袋外面套着大口袋!双重口袋阵?!

伯德温也不禁正色,下意识往前一步,目光仔细逡巡着。唐川这个大口袋,还真是让人始料未及。刚才大家都在注意那三秒的时间差和唐川的小口袋,再到后面李明峰识破唐川的口袋阵,以最小的代价迫使唐川收缩口袋,大家都以为这一波到这里就结束了。

谁也没有发现唐川竟然悄无声息地张开了一个更大的口袋,把李明峰和自己的小口袋全给包在了里面!

可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家惊讶着,讨论声此起彼伏。伯德温下意识地看向贺兰,就见贺兰目光专注地看着唐川,没有丝毫惊讶。这时,导播赶紧把刚才的镜头回放出来,全方位、无死角,三百六十度还原着唐川的指挥。

巴拉巴拉:是一开始的时候!那个口袋真的只是个小口袋!

倒果为因:我们都被他骗了,那个小口袋只用了二分之一……不!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兵力!但因为是口袋阵,入口小,所以李明峰并不知道他扎的是小口袋还是大口袋,也就不知道他究竟布了多少人在这里了!

写文的海蒂:应该说,唐川在撤退的过程中布下口袋阵,这个举动很有迷惑性。我们只惊讶于他在行军中有条不紊地让他的兵扎了一个口袋,而没有看到还有大批士兵悄悄地化整为零,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被唐川指挥着分散在各个角落里。然后李明峰没中计,那他一定会止步于小口袋之前,不会再有存进。那么唐川等于是用一个小口袋锁住了李明峰的脚步,这时候,李明峰的心里一定有所松懈,唐川再一声令下,化零为整,大口袋就成型了。

葛大爷:我勒个擦……这可是模拟对战平台,所有的士兵都是死的。想要指挥那么多士兵全部分散着埋伏在不同位置,得多繁杂的指令操作?这变态啊……

与此同时,李明峰也察觉到了危机来临,然后没有片刻迟疑,立刻组织突围。心中暗道传闻中的果然没错,唐川这个人,一点都不简单。

然而唐川的口袋阵已经成型,且大口袋开始收缩的时候,小口袋也开始反向包围。李明峰的部队恰恰在口袋阵的正中央,无论从哪个方向突围,难度都一样的大。结果不言而喻,李明峰输了,唐川旗开得胜。

明亮的笑意自青年的嘴角晕染开来,他抬起右手,虔诚地轻吻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像一个朝圣者。可当他抬眼时,些许流光乍现,那一丝丝小骄傲,就全跑出来了。

“恭喜。”伯德温上前道贺,他们爵风的人,就算输,也输得有风度。

唐川大大方方地应下,“承让。”

随即转头,“贺兰少将?”

对手都这么表示了,你是不是也得?

贺兰莞尔,牵起他的手,低头在他刚刚亲过的地方亲吻,两只一模一样的戒指交相辉映着,磁性的嗓音低吟:“你的胜利即是我的荣耀,中校。”

菊花朵朵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警`察蜀黍这里有人虐狗啊!!!

泰迪总攻:别拦着我我爱他(可是他不爱我还给我喂狗粮!)

万得福:吐血点赞,这一波狗粮真好、真的。

香薰熏鱼:少将!天呐我的少将!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

得过且不过:还怎么找男朋友+1

阿里郎:还怎么找男朋友+2

……

写文的海蒂:哈哈哈哈哈哈不管你们排多少楼,少将还是中校的啊,狗粮好吃吗?

大兔子即是正义:嘤嘤嘤嘤嘤嘤你们都是坏人!

唇齿留香:所以说,肃峰小队到现在都还是一群单身狗,原因就在这里吗?

长安街小霸王:楼上你真相了。

玄乎道人:绝对真相了。

莫名其妙:所以说,他们现在还没把队长干掉是真爱啊……

肃峰小队众人泪流满面,终于有人能体会他们的心酸了。过去一年,是漫长的一年,队长生病修养,他们则继续完成学业。女王陛下定期会在暮宫召开茶话会,肃峰小队当然在邀请之列,而这,也是唐川唯一被允许参加的集体活动。

你说像唐川这样一个生性活跃的人,每天待在床上静养,那得憋出多少病来。但奈何他身子不行,每次都得由贺兰陪着,于是时不时闹个小脾气,时不时想个鬼点子,那眼珠子一转,都叫人害怕。

想想,风和日丽的午后,一大群青年才俊坐在花园里,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畅谈未来,也许正谈得兴起呢,旁边遮阳伞下半躺着的一个病弱青年,忽然咧嘴露出小虎牙,英俊却略显苍白的脸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幽幽说道:“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那模样,美得让人心悸。

亏得贺兰每次都在,“我跟你玩儿。”

唐川抬起修长的大腿搁在前面的矮凳上,施施然翻了个身,那让人心悸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不跟你玩,玩腻了。”

贺兰看着他的后脑勺,无奈,“那我求你跟我玩儿?”

唐川不答话,伸手揪着地上的花花草草。

贺兰再接再厉,“我诚挚地请求唐川先生,陪我玩儿。”

“哼。”唐川挑眉,回头,却看见贺兰在笑,“毫无诚意!”

贺兰笑着,右手放在胸前,恭敬有加,“好,是我缺乏诚意,所以你大人有大量,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那你过来。”唐川勾勾手指,霸道女王样,“扶我起来。”

哦,天呐,简直没眼看。

帝国精英们一脸血地看着他们,有人弱弱地问着旁边的肃峰小队队员,“他们平时……就这个样子吗?”

“是啊,都是贺兰惯的。”对,都是贺兰的锅,千万别再来问他们。

那边年轻的女王陛下清了清嗓子,扶了扶自己仿佛要被恩爱邪风吹到的王冠,“咳,大家言归正传,刚刚我们讲到哪里了?”

讲到病好了的唐川以一招猛虎下山强势打败了爵风的李明峰上校,风头一时无两呐。而现在,剩余五人里,奥斯帝国独占两席,着实有点惹眼。但是五个人,意味着还有一人会在这轮轮空,波克比知道自己运气不会好到连续两轮轮空,可万万没想到,这不轮空不要紧,一排上,就直接碰上了贺兰!

拿到轮空名额的幸运儿,是上轮淘汰一人的爵风。

这一轮,双方比拼得可谓毫无悬念,贺兰跟唐川的强悍已经得到了证实,再下一城不过是时间问题。但虽然这两场比赛已经失去了悬念,波克比和另外一位选手也并没有就此泄气。既然要比,就要堂堂正正、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来比,星际海千千万万的观众都看着呢,国内那么多战友也看着呢,他们虽然实力比不上人家,但气势绝不能输!

指挥官意志坚定、战意昂扬,那么他指挥出来的队伍,必定气势如虹!比赛虽然失去了悬念,但并不代表杀死了精彩。观众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两人的决心,然后诚心诚意地献上自己的掌声,这或许比输赢更重要。

赛场内的其他选手也在为他们鼓掌,波克比听着掌声很激动,还高兴地挥了挥手。

“打得很精彩。”唐川走到他身旁。

波克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哪里哪里,小意思。”

唐川莞尔,您倒是真不客气,“先别放松,你忘记了?第二轮比赛会有四人晋级,也就是说你和另外一个人还会有一场比赛,角逐最后一个名额。”

波克比顿时噎住,他还真差点忘了!居然还有机会进第三轮!天呐,白沙可从来没有人进过第三轮!

唐川看着兀自激动得小宇宙都快烧起来的波克比,转头又看向公布赛程的显示屏。第二轮一共四个晋级名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比赛就此结束了。他、贺兰、伯德温,各自还会有两场比赛,用来角逐最后的胜者,然后由胜者挑选最后一轮的比赛方式。

第一局,贺兰对唐川。

刚刚还撒狗粮不要钱的一对忽然站到了对站台两边,这让观众们精神一振,有人连相爱相杀的口号都喊了出来。可是看着看着,大家就发现不对了,这两人……打得未免也太无趣了!

黑色的少女心:不对,你们没看出来吗?是他们太了解对方了,唐川的诡计骗不过贺兰,贺兰的阵型也困不住唐川,所以什么阴谋阳谋、奇思妙想都派不上用场。

于是十分钟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操作,抬头互相看一眼。四目相对,唐川无奈,贺兰也无奈,观众们大怒——比赛打成这样,你们还有什么脸在这里发狗粮,还有什么脸?!

最后唐川跟贺兰索性放弃了各种战术,直接在战场中央的开阔地带摆开阵势,打了一场最古老的平原大对决。这种双方摆开阵势互相厮杀的战斗,声势浩大,最是热血沸腾,双方的气势节节攀升,一口气提起来,不到最后一个人倒下,最后一滴血流尽,就几乎不会有落下的时候。

杀、杀、杀!用最直接的方式,最强大的气势,冲上去!

但这种开阔场地上的正面厮杀,实在不是唐川的强项,而自幼在军人家庭里长大耳濡目染的贺兰,却是这种日益被淘汰却能称得上最正统、最古老的作战方式的传承者。唐川惜败,但打这么一场,也确实爽得很。

他已经琢磨着以后要回去跟贺兰好好杀上几盘了。

比赛没有停歇,观众们激荡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伯德温就上台了——伯德温,对贺兰。一时间,网上的评论区疯了似得刷屏,什么命运的对决,什么年轻一代第一人的争夺,刷刷刷翻了好几十页。

唐川也觉得这战很有噱头,星际海两大超级帝国中,两位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谁胜?谁败?

“请。”伯德温抬手。

贺兰点头致意,没有多余的寒暄,下一秒,战局加载完成,一片浩瀚宇宙刹那间出现在众人眼前。

闪亮红星:嗷嗷嗷嗷太空图,星战!而且没有任何遮蔽物,这是一上来就要开大的节奏啊!

白色恋人是个什么鬼:我喜欢星战!这背景是冰河星云吧,一整片星空像是被冰川冻住了一样,美得让人窒息啊!

都会饿:这一定是组委会的阴谋,冰河星云那么远的地方可能我一辈子都去不了一次,这收视率要爆表了。

……

别怪观众们对这冰河星云反应那么大,就是贺兰看到这张地图,都忍不住愣了一秒。然后他下意识地看向唐川,恍惚间好像从他眼里看到了那夜的星光。

冰河星云距离现在人类聚居的星域很远,即使开着时速最快的军舰过去,也得花上十来天,且走的都是军方管制的航道,费用极其昂贵,所以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有生之年也只能在光脑上看看了。

但是一年半前,贺兰得到了一块来自那片星域的石头,然后用那颗石头成功拐回了一个合法伴侣。

三个月前,他又开着军舰,带上人,去那片遥远星空举行了一场只有两个人的婚礼。

在遥远的过去,当一位星际流浪者发现这片美丽星云时,他曾提笔,用这种最古老的书写方式写下赞美诗——

当幽蓝色的星辰坠入亘古的冰川,星光和时间被一同冻结。没有被冻结的只有我的心,它为你无边的美丽而跳动着。啊,在你面前我是多么的渺小,你是宇宙深处的奇迹,而我只是游荡星海的一粒沙尘,但我仍要在你面前吟咏,因为我对你的爱,大无边际。

英俊的爱人笑着,背对那片美丽星云,从甲板一跃而下。

贺兰的目光追随着他,一步踏出抓住他的手,两人便齐刷刷坠入那片凝固时空。

这里没有重力、没有声音,也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两个渺小的人类,在整个宇宙的心里,无足轻重。但我的爱人啊,你在我眼中,就是整个宇宙。

世间万物对我来说都不美,但当它们倒映在你眼中时,就是宇宙的奇迹。你,就是我的万物法则。

“轰——”真实的音效从全息模拟的战局中传出,本不该有声音传播的宇宙,此时也为激动的观众们让了步。

一台又一台机甲散落在星海里,上下翻飞或回身打击,一举一动都充斥着暴力美学。而对战台旁长身而立的那两个人,只是举止优雅地挥动着电子操纵杆,那些钢铁巨人便如臂使指般变换着位置,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变动或许就能化腐朽为神奇,这就是指挥的魅力所在。

“啊,看那边看那边!这是变幻了形态的路泽魔方阵!那是路泽魔方阵对吧!”波克比激动地抓住了唐川的胳膊,激动地脸颊涨红,差点要跳起来,“嗷嗷嗷嗷太厉害了,贺兰少将真的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对,我也知道他很厉害,但你先放过我的手好吗?”唐川挑眉。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波克比难为情地笑笑,可手刚放开,他又忽然瞥见战局一角,双手下意识又抓住了离他最近的唐川的胳膊,“伯德温殿下也好厉害,一重、二重……天呐我也不知道几重了,魔方阵的变化都被他看穿了!”

“呵呵。”李明峰瞥了他一眼,“魔方阵虽然厉害,在立体的太空里变化多端,让人防不胜防。但伯德文殿下从小就在这方面有过人天赋,当然不会轻易被吓住。”

闻言,波克比一秒变端庄,深刻体现了一个迷弟的良好素养,“那也要他能全部破了才行,我们都知道魔方阵前面几个变化最好破了。”

等等,这话怎么听着还有点傲娇?唐川一边觉得他可爱一边痛得想打他,“波克比,你再不放手我就让贺兰少将打你了。”

“啊,我错了!”波克比终于放开他,转头又被贺兰指挥的英姿吸引,卖力加油去了,“贺兰少将加油!魔方变变变!帅!”

唐川忽然又觉得他不可爱了。

而那厢贺兰正全神贯注地打着,却忽然感到背后一道寒光乍现。余光瞥见抱臂挑眉的唐川,却没什么表示,好像没看见似地又收回了目光。

唐川咬牙切齿,这他妈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没有冤枉他,对不对?

贺兰和伯德温的攻势都开始加快了,伯德温全力破阵,贺兰转为防守。但这样的场面持续了没多久,双方的位置又掉了个个。

伯德温满以为破了魔方阵,但却没想到贺兰在最后还留了一重变化——最简单的三角攻坚阵型,还不止一个。四面八方,到处都是。

伯德温转攻为守,却又没有完全放弃攻击。小三角虽然攻击力不弱,但到底不是贺兰的第九军团,不会有那么变态的战斗力,伯德温抽丝剥茧般改变着防守阵型,只要一有机会,就立刻张开防御网露出獠牙,咬掉那么一两股小队。

一时间,双方打得难分难解,攻守双方不断易位,节奏之快,让人目不暇接。网络上观看直播的人数节节攀升,至此已经突破了历史新高,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着这场对决,而赛场内其他的参赛选手们也都按捺不住,一个个围在对战台边激烈讨论着,气氛空前热烈。

唐川也专心致志地看着,指尖轻叩在对站台边缘,眼睛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太强了,这两个人都太强了,有的时候只有亲眼所见,才能看见人外有人。唐川从不妄自菲薄,但他野路子出身,根基浅,而他所欠缺的,眼前这两个人身上都有。

譬如碰到一个难题,他或许可以另辟蹊径,用一些取巧的办法轻松绕过,但其实问题依然在。但眼前这两个人,就一定能正面把问题解决,因为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解决过无数次。

但唐川一点都不感到失落,他反而感到很兴奋,很雀跃。

人生如果没有一点盼头,那多无趣。

这场对战,打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落幕。双方拼到最后的一兵一卒,而后贺兰以并不显著的优势,获得了胜利。

伯德温败了,有些许失落,但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怨怼。于是他微微一笑,气度不减,“恭喜。”

“承让。”双方握手,潮水般的掌声和欢呼声随之在星际海的各个角落里响起。波克比更是激动地大喊了一声万岁,好像取得胜利的不是奥斯,而是白沙似的,看得人哭笑不得。不过考虑到白沙跟奥斯一向同气连枝得关系,大家倒是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有唐川在跟贺兰拥抱着道贺的时候,压低嗓音在他耳边说:“很行啊,少将,迷弟遍天下。”

“我行不行,”贺兰揽住他的腰,低语,“你不知道吗?”

“昨天才刚发过誓,今天谁再撩,谁就是小狗!”唐川抬头看他。

贺兰低眉轻笑,“汪?”

唐川恶向胆边生,“喵?”

菊花朵朵开: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

翌日,名将赛最后一轮如期举行。

在昨日的比赛中,波克比延续了他一贯的好运气,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胜利,代表白沙初次进军总决赛,而唐川和伯德温的那一场比赛却因为贺兰摧枯拉朽的两连胜直接取消。最后一轮总决赛则是自由场,由上一轮的胜者贺兰指定比赛方式。

大家都期待着贺兰的最终选择,是机甲对战?还是战局推演?或者是有什么新玩法?然而贺兰的选择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近身格斗。

只有唐川丝毫不吃惊,因为上一世贺兰也曾参加过军官训练营,也同样在第二轮取得了优胜,然后选择了这个最原始的比赛方式。那天的那辆列车上反复播放的,也正是贺兰在近身格斗中取得胜利的视频。

但这次贺兰的选择与上次稍微不同,上一次是一对一格斗,但这次却是——四人混战!

唐川勾起嘴角,朝贺兰眨眨眼,“变坏了啊,少将。”

贺兰一脸淡然,“这叫合理利用优势。”

伯德温就站在他们旁边,恰好听到这对话,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直到比赛开始,他被贺兰跟唐川联手打趴在地上,这口血都没顺下去。

太憋屈了,夫夫混合双打啊。

转头一看,波克比倒好,还心宽地坐在地上给对方加油。

而此时此刻,站在场上的只剩下了贺兰跟唐川。也就是说,本届名将赛青年组的冠军,将在这两人之中产生。

微风吹过,两人站在林中隔出的比赛场地上,披着一身树影和碎光,静静相望。唐川忽然就想起集训结束的那天,他和贺兰也曾这样对视过。山坡上,他做着集训历史上最大胆的陈述,将叛变的罪名扣在教官头上,然后一个转身,将话茬抛向了贺兰。

却一不小心,把信任的藤蔓也抛向了对方。从此以后藤蔓疯长,就像军校里开得烂漫的紫藤花一样,蜿蜒着,将他们的命运紧紧缠绕。

阿白白白:哟哦哦哦哦哦哦哦竟然是相爱相杀!

黄瓜瓜:相爱相杀!相爱相杀!

口号已经喊起,两位选手也已经就位。

调整呼吸,剑眉扬起。

还用多说什么吗?不,不需要。

像疾风刮过原野,像星辰划破苍穹。

去战斗吧,少年!因为你还风华正茂,因为你的眼里有星辰大海!

关闭